2017 各位股东

各位股东:

Text Size

全球经济在2017年大部分时间总体有所扩张,反映出发达与新兴市场经济体均实现增长。美国的经济复苏随着劳动力市场稳定改善而持续进入到第九个年头。欧元区经济体即使在通胀指标仍然疲软的情况下也实现了增强。在亚洲,日本因受出口强劲提振而出现稳健增长,中国在部分程度上由于全球复苏与过去政策变更的成功而增长强劲。

对高盛而言,总体走高的资产价格与收紧的信贷息差对并购、承销以及投资与借贷活动构成支撑。与此同时,低波动水平对我们的做市商业务构成阻力。

我们净收入组合的多样性对我们去年的业绩起到关键作用。四项业务范围之中有三项均达到稳健的收入增长,促使我们的净收入总体上升。2017年,我们实现净收入321亿美元,较2016年增加5%。“减税与就业法案”(美国税收立法)在2017年的通过造成44亿美元的一次性估算所得税支出。排除该项开支,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盈利增长14%至81亿美元,摊薄后每普通股盈利为19.76美元,增加21%。我们的平均普通股股东权益回报率(ROE)为10.8%。1

在过去六年中,我们有五年实现双位数的ROE,单位数那一年的ROE为9.4%。虽然我们没有签订合同要尽可能实现双位数回报,我们专注与认真的态度,包括管理支出的方式,证明了我们对股东回报的重视。

拐点
过去一年对我们的业务与行业意味着多个拐点。首先,我们正在从总体较低经济增长的状态转移到全球增长较强且劳动力市场收紧的环境。第二,全球央行正在从非常具有融通性并有助降低市场波动性的货币政策转换到更为“常态的”策略。第三,我们可能正在从监管密度增加的紧张时期过渡到专注于合理精简与评估成本效益。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正集中精力在业务的盈利增长上——尤其是通过稳定投资、扩大客户与产品布局以及在我们未参与过的新领域中实现增长。我们一直通过能够清晰回应客户需求、善用公司包括风险管理与顾问服务在内的核心竞争力、并提供具有吸引力的长期股东回报的框架,对各类机遇进行评估。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在2017年9月,我们推出了在未来三年达到50亿美元净收入的增长计划。该计划涵盖了每项业务的贡献,但不对我们的雄心形成挚肘。重要的是,这些战略性举措并不依赖于当前运营状况的改善。即便如此,更为广泛的经济趋势、市场条件以及客户信念都更有助于公司的增长。

在今年的致股东函中,我们对各项主要业务的战略增长举措上所取得的进展进行概述。我们对技术的庞大投资支持这些举措,对推动扩大客户群体尤为关键。我们过去致力于对技术的投资已经创造出竞争优势,更是我们目前努力提升客户体验并改善运营效率与规模的核心所在。在本函的最后,我们提出了对新一年的想法。

我们对增长的专注

投资银行业务
我们继续在投资银行领域延揽了全球卓越的业务链。投行业务在2017年实现了自1999年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以来第二高的净收入水平,有赖于我们与8,000多家客户数十年来所建立的密切关系。去年年底,我们在全球已公布、已完成的并购业务(M&A)中排名第一,并且在全球股票与股票相关发行以及普通股发行中排名第一。

为了再接再厉,我们将客户群体增加约1,000家公司,把重心放在我们有大量空间发展关系的私营与上市公司业务上。在新的目标客户中,我们已经开始与超过30%的客户建立了关系,且预计在未来12-18个月内将其余的客户纳入客户群体。

现在把去年的业绩在这一背景下加以比较,在已公布并购金额高于50亿美元的交易中,高盛在2017年的市场份额约为50%。但金额低于50亿美元的交易,我们只占仅超过10%的市场份额。这些交易的顾问通常较少,但提供了大量的融资机会。

我们也在扩大北美地区布局,在像亚特兰大、达拉斯、西雅图以及多伦多这样的主要城市调配更多的资深投行业务人员。我们对在成为公司活动重要枢纽的城市深化客户关系视为重要的商机。我们在客户关系方面的努力已使我们在各类行业组获得75项新的授权业务。

我们在债券承销所取得的成功也是我们对投资银行业务增长保持信心的原因。我们在5年前就将债券承销视为战略优先业务。2017年,我们实现近30亿美元的净收入,超过2009-2011年均值两倍的水平。

最后,中国仍然在全球经济中占大幅比例。今天,《财富》世界500强中有20%以上为中国公司。2017年,在该地区的国际投行当中,我们在股票与股票相关业务发行中排名第一。我们相信此地位将使我们继续有利地抓住中国增长带来的机会。

机构客户服务业务
机构客户服务包括我们一些最活跃的业务,我们在运营环境的背景下管理这些业务资源,尤其是固定收益、货币及大宗商品客户执行(FICC)业务。

FICC. 在整个行业的收入从2009年顶峰下跌约50%的背景下,我们大幅削减了FICC的资源,原因是FICC领域的商机出现下滑。这主要是由于长期变化,同时也反映出周期性动态。

今天,全球经济发展基础看来转趋稳固。在这样的环境下,放弃此项业务未来的上行空间在战略上不太明智。而事实上,我们近期因为看到越来越吸引的商机出现而调配了更多资源。

有关2017年的执行力与表现,我们在FICC的业务表现较弱。为此,我们进行了全面且详细的审查,以确定怎样进行改善。

我们的业务过往一直非常专注于活跃投资者客户、结构性交易与衍生产品。因此,我们对现货产品投入不足,在一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与银行的渗透率较低。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正在扩大银行与资产管理客户布局,并把重心放在增长公司客户关系上。我们还通过提升现货与现货流交易实力,实现我们产品立足的多元化。我们的业务员将致力实现前三位的客户领域排名。

我们推动业务实现市场份额增长的努力已带来了初步的成功迹象。我们相信,这些努力终将在所有的FICC客户面前随着时间得到证明。

支撑我们总体增长的一个主要区分因素是,我们运用技术能力为客户提供最佳的执行、内容与分析方案。例如,我们将股票、利率、货币与大宗商品的自动定价与电子交易风险管理一体化,为客户与公司提升效率。

总而言之,我们正在实施FICC业务的策略,投资能满足客户需求的最佳领域,提高市场份额,并在必要时降低资本与支出,对业务规模进行调整,以相应客户的活动。

股票. 在股票方面,我们多年来一直投资在员工、平台与产品上,以扩张我们在执行与融资方面的领先业务。

过去几年,我们通过战略性招募以优化电子执行业务,包括委任了新的首席数据官、全球电子执行服务主管以及电子交易首席技术官。2017年,我们增聘了大约100名专注于电子化交易执行的员工,当中超过70名为工程师。

在平台方面,我们在两年前从Pantor Engineering AB收购了高性能的交易平台,并已将它应用于我们的欧洲客户。今天,我们的智能路由器实力使我们跻身为能提供最快、最全面对接欧洲发达市场的三大顶尖交易商之一。

2017年年底,我们的电子化交易实力得到了重要的肯定-我们将成为彭博Tradebook的独家执行供应商。因此,我们增加了1,300多家新客户,预计从中将实现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

这连同其它投资有助于我们服务专注量化的投资者。这是一个重要和日益增长的市场范围,而我们提供执行与融资服务。通过多方面的投资,我们预计在电子化交易执行的市场份额将有所增加,使我们所有的股票客户受益。

投资管理业务
基于我们广泛的资产类别、产品与分销,我们的投资管理业务继续表现良好。2017年,我们整个平台的长期收费业务(LTFB)净流入为420亿美元。我们的LTFB业务保持稳定的增长,在过去五年的净流入为2700亿美元,当中520亿美元来自于收购。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养老金计划及其它资产的管理进行外包,高盛资产管理仍然是它们的首选。我们当前以首席投资官或顾问的身份管理超过1,100亿美元的资产。2017年,我们战略性地收购了200亿美元的LTFB资产,增大业务的规模。

很多保险公司也出现外包的趋势。我们另外为来自保险客户的1,900亿美元的资金进行管理或担任顾问,善用我们的强化分析、订制资产配置与风险管理能力。

在私人财富管理方面,我们在2017年的长期净流入强劲,达到170亿美元,较2016年的120亿美元有所提升。财富的创造正快速增长,加上我们产品与品牌的优势,该增长未见局限。我们当前雇有700多名私人财富顾问,预计到2020年将增加约30%。

在Ayco,我们为400家公司客户与1.3万名美国公司的管理层提供财务规划服务。但我们目前仅与《财富》1000强中20%的公司建立了客户关系。2017年底,我们推出了针对Ayco公司客户员工而设计的电子顾问服务。该平台已应用于70多家公司,预计在2018年底前将延伸至额外30家公司。

投资与借贷业务
我们的投资与借贷业务以贷款或股权投资的形式为具前景的公司及其它客户提供增长所需的资金。到2017年底,我们提供了810亿美元的贷款组合,是2012年底的3.5倍。

2017年,我们向现有私人财富管理客户的借贷增加至约240亿美元,同比增长15%。来自私人财富管理客户的贷款净收入较2016年增加约30%。

通过GS Select,我们正在与第三方注册投资顾问合作,向私人财富管理客户提供来自高盛美国银行的证券型贷款。该电子平台才刚启动便已签约美国一些领先的独立注册投资顾问,所服务的客户资产接近4万亿。

机构借贷与融资属于我们增长策略重要的一部分,由我们特殊机会投资组所推动,这是一个具有区别性的融资与投资业务。在这里,经验丰富的专业承销团队主要与中型公司结成伙伴关系,为资产提供融资、提升资本结构或配置资本。这业务是我们利润率最高且回报最大的业务之一。

通过贷款组合的增长,我们增加了净利息收入,使投资与借款业务的净收入更稳定并周期性重复。排除贷款在未来一年将有所增长作计算,我们估计2018年的净利息收入将达到20亿美元。2017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息收入同比增长约70%。

另一项重要的投资业务是我们的商人银行业务,负责帮助启动或发展新企业。商人银行一直是强劲的风险调整回报机会的来源,是我们公司的核心DNA与使命。此业务已经营运超过30年,与公司其它业务一同形成强大的业务链。

自2015年年初,我们从多元化的股权投资组合中实现近110亿美元的净收入,商人银行业务对此贡献最大。

作为活跃投资者,我们继续为客户与公司寻找吸引的商机,而我们独特的全球业务架构造就了卓越的寻找资金途径。例如,过去两年里,我们的股票与债券商人银行活动得到了超过40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

2017年7月,我们宣布与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达成合作基金,目标筹集50亿美元主要投资于美国制造业、工业、消费与医疗保健以及正在筹划在中国拓展业务的公司。

Marcus
Marcus: by Goldman Sachs (Marcus) 是我们的数字消费金融服务平台。这项新业务的基础是通过简单、透明、具灵活性的产品解决消费者痛点。Marcus以没有费用的个人贷款启动,正在发展成为我们相信能在未来几年为公司带来变化的一整套产品与服务。

消费者正在从实体分行转向利用技术以更无缝地满足需求的解决方案,这正是我们打造Marcus的时间点。高盛具有独特地位,能够成为消费金融的创新者——我们运用稳定的资产负债表、风险管理的专长以及技术能力,不用受制于传统的分销、技术与业务而局限了我们为客户提供有利条款的能力。

自启动以来到2017年底,我们发出了23亿美元的个人贷款。随着组合的增长,我们仍然留意信贷的周期。我们的信贷政策与定价的设计是为了打造富有韧性的贷款账簿,我们在调整增长步伐方面仍然相当谨慎。我们还通过存款业务继续提高并分散资金来源。2017年,Marcus存款增长超过50亿美元,年底达到171亿美元——是2016年4月开展该业务时存款额的近两倍。截至2017年底,Marcus的贷款与存款业务服务超过35万消费者,具有明显潜力去打造与数以百万计消费者的客户关系。

我们明白我们在数字消费金融领域涉足尚早,但市场的确存在实际需求,且进一步投资的机会让人信服。我们想要通过直接面向消费者模式并开通伙伴关系,逐渐扩大我们的借贷与储蓄产品。

长期来看,我们有机会扩大消费产品组合,而我们评估新产品的标准仍将保持一致:较大的潜在市场、运用我们专业技能的能力、为股东实现具有吸引力回报的能力、以及重要的是,实现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解决方案能力。

我们的员工
我们最关键的长远优势仍然是我们的员工。我们重视投资以吸引、培育并提升卓越的人才,有助他们服务客户且推动业务的增长。

我们很荣幸地再次受到《财富》杂志认可,成为“100家最佳雇主”之一。高盛更是《卓越职场》调研机构自1984年发布名单以来,四家每年都受到认可的公司之一。我们也被评为《职业母亲》杂志的 “100家最佳公司”之一,该名单评估能为在职家长提供最佳支援的公司,而我们已连续第15年获此殊荣。

2017年,我们全球增聘6,000多人——每位员工都是逐一精心挑选。我们的求职申请率持续上升,且每 10个获得录取机会的申请者中,有超过8个都选择加入公司。我们招聘策略的重心是扩大申请的人群并增加多元性。透过包括视频面试与主持线上编码挑战的技术运用,我们2018年实习候选人来自的学校比2017年多出150所。

另外,由于技术在我们业务中日趋重要,我们继续专注于招聘具备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四门学科背景的人才。今天,公司大约四分之一的员工担任各类与工程相关的职务。我们2017年校园招聘分析员中,有超过三分之一专业为这四门学科。该比例将会随着2018年批次员工的加入而继续提高。

2017年,我们挑选了最新一批董事总经理。509位新任董事总经理中有24%为女性。从地区来看,25%左右来自欧洲、中东与非洲地区、57%来自美洲、18%来自亚洲。此外,66%是在公司从分析员与经理职位做起,反映了我们致力于长远发展和保留人才的做法。

继任与我们的领导层储备
作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与董事会合作确保领导层的顺利有效更迭过渡。我们公司有幸在各个层级都拥有大量人才,无论下一次领导层过渡何时发生,我们都做好了充分准备。随着石赫伟(Harvey Schwartz)宣布退任公司的总裁与联席首席运营官(COO),苏德巍(David Solomon)将单独担任这些职务。我期待与苏德巍一道,继续打造我们的全球业务并为股东寻求长期价值。

石赫伟(Harvey)在公司的20年职业生涯中,担任过多项业务运营的领导职务——从证券部与投行部,到首席财务官(CFO)以至最近期的总裁与联席首席运营官。作为证券部的全球联席主管,他在管理我们FICC与股票领域的客户业务增长发挥着指导性作用。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我们需回应客户重大需求的时候,他于管理风险敞口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担任CFO期间,他帮助公司适应变化重大的监管环境的角色尤为关键。石赫伟一直表现着他对公司及其价值观的执着与坚持。他的职业生涯体现了他专业的职业道德、对复杂性的掌控以及对客户的专注。他对公司许多领导人员以至高盛一代又一代的员工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我们对石赫伟的出色服务表示感谢,并祝愿他未来一切顺利。

我们的影响
高盛长期履行我们的社会责任,透过我们的核心业务和推动经济发展的专业能力,帮助解决全球环境、社会、经济面临的挑战。为实现此使命,我们在所经营的地区中力求成为活跃且长期的企业公民。鉴于我们处于资本市场的十字路口,我们的使命是通过帮助客户增长业务来推动积极变化、提高财务实力、提供主要服务的对接和渠道,并为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这即是有时候,我们会通过像巾帼圆梦和万家小企业这样的计划帮助企业家实现成功。其他时候,我们会为一些针对过往资源匮乏的社区提高生活水平的项目提供融资机会。我们执行慈善项目的目标是,在我们的技能及领导力能使慈善事业带来明显不同的地方做出贡献。

万家小企业峰会
我们重视小企业的发展,在2018年2月举办了以“小企业大能量”为主题的万家小企业峰会,是有史以来美国小企业家最大规模的聚首。峰会在首都华盛顿举行,召集了2,000多位来自各个行业与地区的小企业家、行业领袖、行业专家与决策人士,探讨小企业在美国经济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从招聘策略与办法的分享、获取资金以促进增长、到讨论如监管与全球竞争的政策相关话题,此次独特活动为万家小企业的参与者提供平台来分享观点、讨论共同的挑战并凝聚他们的集体声音。次日,他们将此声音带到国会山,在那里与各自选区及各州代表会面,为支持小企业持续增长、繁荣、竞争能力的政策发出倡议。

高盛慈善回馈基金
高盛慈善回馈基金是一项让公司合伙人做主,为全球符合资格的非营利组织推荐捐助的基金。自2010年启动以来到2017年底,该基金已向6,000家组织捐助了超过13亿美元,推动了高盛慈善回馈基金的使命——培养创新思维、解决经济社会问题、促进全球资源匮乏社区的发展。

作为公司对公民与社区的承诺,高盛慈善回馈基金在2017年持续扩大其影响范围,例如“分析员影响力基金”通过由公司分析员组成的团队进行比赛,根据项目创意评比优胜者赢得高盛慈善回馈基金向其选择的非营利组织提供捐助。来自各个地区与部门的分析员们透过此项目展现出高盛文化核心的团队合作、分析能力与卓越表现。三只获胜团队所支持的非营利组织专注于实现女性难民的线上教育资源、保证金改革举措与印度农村地区女孩的教育。

此外,在飓风哈维、厄玛、玛利亚与墨西哥地震造成破坏之后,公司与高盛慈善回馈基金为提供灾后直接资源、短期救灾、长期住房与小企业重建与恢复的组织捐助超过2百万美元。公司的1,000多名志愿者也奉献了时间,在即时和持续的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中无私奉献。

城市投资组
我们通过城市投资组(UIG)意识到资源匮乏的城市区域的投资潜力。我们与当地领导人及非盈利组织合作,专注于社区发展,为社会驱动型的企业与小企业提供资金。虽然投资策略这几年不断变化,但使命始终如一:在资源匮乏的区域发挥影响力,同时实现良好回报。

从2001年启动到2017年底,UIG为资源匮乏的美国社区承诺投放超过60亿美元建设与维护2.5万套房屋,其中大部分为中低收入家庭的经济型住房,以及200多万平方英尺社区面积和750万平方英尺的商业、零售与工业设施。

举个例子,高盛承诺为曼哈顿下东区的飞跃艾塞克斯(Essex Crossing)发展项目承诺近5亿美元资金。该项目占地190万平方英尺,是纽约市最大的开发项目之一,且是重振空置将近50年的地段。飞跃艾塞克斯针对当地社区而设计,包括1,000多套公寓,其中一半以上为中低收入租户预留,以及90万平方英尺的商业与社区空间。这些项目有潜力引入新的城市投资模式,专注于使公众受益的基础设施、工作机会与资源。

展望未来
今天的环境非常有利于经济的增长,利率对于我们现在所处的增长周期相对较低。但作为风险管理人员,我们会尽一切努力,使客户与公司为低可能性但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件做好准备。随着美国接近充分就业、通胀仍相对较低以及量化宽松的结束,市场过度膨胀的可能性相对提高。同时,我们继续保持警惕,密切关注风险,尤其是在信贷周期的背景下。

周期来了又去,正如我们在最近几个月看到的,市场在片刻之间可能改变走向,而通常是在没有人能预计的情况下。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对公司的增长能力持乐观态度与信心。我们的客户业务强劲且我们正在实施增长举措,包括投资各项业务以扩大我们的布局并实现公司整体的盈利增长。

我们员工的努力、承担与相互合作仍然是我们长期成功的基石所在。在这过程中,我们相信能继续为股东们带来强劲的相对回报与价值。
 


劳尔德•贝兰克梵 (Lloyd C. Blankfein)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点击阅读高盛英文网站上的2017年年报全文

 

1 包括这项支出,属于普通股鼓东的净盈利为37亿美元,摊薄后每普通股盈利为9.01美元,ROE为4.9%。
2 不包括2017年美国税收立法以及2015年与美国金融欺诈执法任务队结案所产生的一次性费用。

.